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少妇小说 >> 颓废的大学生
颓废的大学生
「颓废的大学生就是这样,都快要上课了还没半个人来!」正打着半个哈欠的阿楷心里想着:「早知道我也……
  人性的弱点正要显露的时候,右后门有一声:「同学,你走错教室罗~~」阿楷吓了一下,觉得这声音真熟,正转头看时,突然一个拥抱从左边抱来:
  「Honey!早哇!」说完便往阿楷左颊亲了一下。
  女孩左手随即提起一个小塑胶袋:「喏!火腿夹蛋、中冰奶,你的最爱!」阿楷反应过来,原来是小晴来了。
  「好老婆,这么辛苦,真是让我太太太感动了!来,亲一个……」两人说着就吻了起来,一时兴起竟把对方的舌头当成了早餐,吸吮得滋滋有声,忘记说待会儿就要打钟。
  「嗯……这是我的「法式」早餐吗?」小晴笑着,眼角满是爱意。
  「那……我的「火腿」夹「蛋」中冰「奶」呢?什么时候可以吃啊?」阿楷在关键字上故意加重语气。
  「色狼……一大早的就想那种事,人家是早晨清新可爱的小姑娘,我什么都听不懂哦~~」小晴用稚嫩的语气说。
  阿楷拉了她坐在大腿上,左手搂着小晴的腰,然后在她耳畔悄悄地说:「通常这时候说不懂,其实代表你都已经全懂了。」说完,还等不及她答辩就往她耳垂上咬去,轻轻地啜着。
  「喔!……」小晴像是触电一样地往回缩,可是却逃不脱阿楷的热唇,更何况她也根本没有逃脱的意思,因为随即又把头往后仰,两秒内陷入陶醉状态。对於晴的身体,阿楷了若指掌。
  「嗯……哼……」小晴声音是从鼻子呼出的,那声音更显得诱惑人。
  「你每次都……」她甜蜜地抱怨着。
  「抓到重点,对不对?」阿楷接了下去,语气中满是自信和得意。
  「不知道……我什么都……呼……都听不懂……」讲是这样讲,牙齿却咬住下嘴唇,嘴角露出了笑涡。
  「嗯~~好香的耳朵哦!」阿楷含弄着她的耳垂,还不时地把舌尖伸入小晴的耳孔内搅拌,舔吮起来滋喳有声。除了温热的逗弄之外,还有从阿楷的气息直接吹扑,弄得小晴全身瘫软在阿楷怀中;右臂半蜷着,左臂则有气无力地绕在阿楷腰上。
  「你……你……你调戏良家妇女……」小晴轻嗔薄怒的语气,半闭半开的眼神展现妩媚,「哦……快上课了……」小晴想挣脱他的攻势。
  「没关系……反正又没人来……别想溜掉!」阿楷笑着伸手抓住小晴左半球乳房,虎口咬合处正落在小晴最敏感的乳尖上。
  「哦……天哪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小晴极力忍耐着别发出太大的声音,然而有时候从鼻间吐出的娇嫩声音,却比从口中直接喊出显得销魂。
  阿楷转移阵地,换另外一边的耳朵,小晴主动地配合调整角度,乖乖地,下巴伏在阿楷左肩上。但她左手却也不安分起来,竟然主动地从他腰间索到裤裆,小手握处正是一根铁条,她毫不思索地上下挲模着阿楷,隐隐约约摸到龟头附近时便改用食指尖轻轻缭绕。
  突然间,上课钟响,两个人才回到现实,只好不舍的分开。
  「老公……今天……你要负责哦……」小晴用有点奸诈的笑容说。
  「这可是你自己说的……不是我色。」他的眼神有点骄傲。
  「不管不管啦……反正人家今天要就对了!」
  晨曦透过窗子来到教室里,映得课桌面上金光烁然。两个人并排坐着等待上课。不一会儿,老师和其他同学才进来。黑板上一个个白色的字依序出现,课堂上只剩下学生们举头、落下、动笔。
  小晴坐在阿楷的左边,阿楷趁机会偷瞄她,半逆光的角度,她脸部的轮廓都似会发光,就连鼻尖上的寒毛都显得可爱极了。低头振笔的她,左额几许发丝悬落着,透着金光,增添了妩媚和神秘的气息。
  阿楷心想:「好个晶莹剔透的小美人!」也在同时,心中浮现了昨夜和韵华的温柔缠绵,暗暗心惊怎么会这么快就和韵华发生了亲密关系。虽然从韵华进学校的第一天起阿楷就喜欢上了她,但也是疼爱的多,情爱的少,平常时候阿楷总像是个大哥哥,处处帮着她。
  看在小晴的眼里,不免有些吃味儿,两人感情虽然甜甜蜜蜜,却也为这件事吵了不少次,每次都得花上好大的力气才摆平。为了证明自己对小晴的爱,十八般武艺都使遍了。解释清楚了还不算完,还要甜言蜜语地哄她,如果情况允许的话
  「你昨天说回去要打电话给人家的……」小晴轻声地问。
  「啊……对不起……我忘记了说……」阿楷故做镇定,微微偏头回答她,眼神不敢接触太久。
  「哼……那跟谁讲电话那么久!」她质问着,非要弄个明白才能继续上课。
  「昨天上网找资料,找了一晚上嘛……」阿楷顺理成章地编个理由,心里想着:「好险昨天电话拿起来……」
  「好吧,原谅你。」说完微笑着转头回去,右手却伸出来,打了一个手势,两个人於是打了个勾勾。这是他们的暗号。
  随着时间的转移,晨曦扫亮了教室;同样的阳光,也轻轻拂过了韵华熟睡的脸庞。裸睡,是美少女的最爱。韵华一夜温馨甜蜜,睡得特别酣美。隐约中,她知道阿楷出门上课去了,也知道阿楷温柔吻她额角,心中喜乐平安,翻了个身,把棉被抱紧了些。细致修长的双腿正好分夹着棉被,尽头处那些柔柔的细毛逆着方向半贴在幸福的棉被上。
  说这棉被幸福还不是假的。温暖的晨曦在韵华的美背上行光合作用,能量加热着她。半梦半醒之间,嘴角洋溢幸福满足,昨天夜里哪种趐趐麻麻的感觉丝乎还没褪尽,隐隐在腿根夹处燃烧。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韵华大腿微微用力,夹紧棉被让它向自己的方向挤来,圆臀微翘向后挪动,快感竟冉冉升上。
  「嗯……好爽哦……」韵华心里这么想着。然后纤腰一扭,向棉被压去,好获得剩下那一半快感。
  「呼……嗯……真好!」於是她开始蠕动着,金黄色的光束抚摸在她身后每一个凸出的曲线上。背上微微灼热的感觉,是大自然的疼爱;私处微微灼热的感觉,是自己细腻的呵护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哦……以前怎么都没试过呢?」韵华虽然常常裸睡,但却是乖乖地躺了就睡。这次情欲之锁打开后,才意外发现疼爱自己的秘诀。
  「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嘶……这……是不是就是自慰啊……」「好讨厌哦……是谁发明这种……话的……这么……爽的……事情……讲得那么难听……」韵华好像有点语言洁癖。
  「嗯……哼……」她娇喘着气息,双手搂紧了雪白的大棉被,更把它自己的乳头上磨动。这么一来,那两粒粉嫩的小蓓蕾被她的主人给吵醒了,噘起嘴来,不知是否在抱怨着。韵华加快速度,粉臀轻快地抖动,纯粹是个清纯顽皮的小姑娘,那模样讨人喜欢。虽然满脸春意,表情淫荡已极,但气息之间却没有一点污邪。
  「嗯……喔……这样……啊……讨厌……」心中还来不及想,花瓣间汩汩泌出了热汁,那棉被一时之间吸吮都来不及!
  一阵畅美过去,韵华半睁开了眼,低头看了看自己。「哇哦……我的size也不小耶……」心想:「这样看起来还挺美的呢……难怪学长会……」想到这里,满足地偷笑了一下。
  「咦……这是什么?」韵华看到乳沟旁一块淡淡的暗红色痕迹,一时还想不起什么时候弄伤的。但下半身热潮未褪,贪恋着那酣畅的况味,於是翻身,伏骑在棉被上。
  尽兴驰骋的她,私处传来的一阵阵的快感开始麻痹她的思绪,让她无法思考,现在的她只想要更多、更多、更多。小蛮腰扭呀扭的,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,让金黄色的光束爱抚过她的全身、怀中的棉被磨挤着敏感的肌肤。快感累积得愈来愈多,挪动的速度愈来愈快,把整个床单都弄乱弄皱了。
  忽然她明白那块暗红色痕迹了:「啊……那是……学长吸人家……弄的……哦……在人家身上留下那种记号……种草莓……真……好那个哦……」想到这里,脸红了起来,「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埋头伏在棉被上,闷喊了一声,感觉自己下面一片湿热,达到高潮。
  这么一弄,下面湿黏成了一片,香汗夹背淋漓。
  「啊~~」韵华打了个哈欠起身,双臂抬举在头顶会合,伸了个懒腰,赞这甜美的早晨。手放下之后,顿觉不妙,原来昨天晚上玩过了头,睡觉都忘了拉窗帘。远远看对面上下两层楼里似有人影晃动,但也不能确定,心想糟糕:「这下可好,便宜了别人……算了,别想这么多,先洗个澡吧!」於是拉起窗帘,就往浴室走去。
  到了浴室,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,正如阿楷所料。
  「早安!华妹,我去上课了。微波炉里有准备好的三明治,只要50秒就好罗!楷。」
  韵华看到这里,心中一阵甜蜜,感动不已。「昨天那样,学长一定很累,这么早起还帮我准备早餐,真好!下次啊,我一定要比他早起,也弄个拿手的。」手到之处,把纸条收在小玻璃柜中,不让水气弄湿了字迹。
  扭开水龙头,水花从头顶洒下,洗涤着、按摩着韵华。对她来说,这不只是全新的一天。
  【完】